<small id="z74ru"><dl id="z74ru"></dl></small>

    <rp id="z74ru"><noframes id="z74ru"></noframes></rp>

    絲路明珠網

    點擊下載 牛肉面

    疫情下的開放通道盤活術

    來源:《環球》雜志2021-03-31 瀏覽量:0


    2018年10月23日,蘭州至伊斯蘭堡貨運班列準備發車。

    蘭州是國內為數不多同時開通南亞國際班列和南亞全貨機航線的城市之一,陸上絲綢之路和空中絲綢之路互聯互動,架起了中國西北通往南亞的開放橋頭堡。

    《環球》雜志記者/王銘禹(發自蘭州)

    10個班次、運輸貨物重量超過320萬噸、貨值310萬美元……自2020年10月30日甘肅省首開“金邊—蘭州—拉合爾”全貨機航線以來,航線運營日漸成熟,取得“開門紅”。

    以柬埔寨金邊、中國蘭州、巴基斯坦拉合爾三個城市為基地,這條航線串聯起了中國、東盟、南亞這塊當前世界上人口眾多、經濟最活躍、市場前景也極為廣闊的經濟腹地。這條貨運航線還與甘肅省已常態化運營的南亞公鐵聯運班列、“陸海新通道”班列互為聯動和補充。

    憑借“一帶一路”關鍵樞紐地位,甘肅逐漸形成了國際班列和航空貨運通道相互協作配合的“陸空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開放格局,推動內陸地區對外開放不斷走上新臺階。

    “空中絲路”不斷延伸

    2019年12月3日是一個周二,蘭州至拉合爾國際定期全貨機航線在這天順利開通。貨機滿載著近20噸來自廣東、浙江生產的服裝、家電,以及甘肅的建材等貨物運往目的地,甘肅省由此打通了通往南亞的“空中絲綢之路”。

    據介紹,該貨機航程為“蘭州—拉合爾—蘭州”,每周二、周五執飛。負責航線運營的甘肅口岸物流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程琳說,“一帶一路”建設以來,國內企業與南亞經貿聯系愈來愈密切。包括尼泊爾、巴基斯坦在內的南亞國家和地區人口眾多,對中國的服裝、鞋帽、家電以及工業原材料、農產品等有廣泛需求,該地區已經成為當前世界航空貨運增長最快的地區之一,吸引著國內眾多企業積極布局當地市場。

    蘭州位于中國陸域版圖幾何中心,又占據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黃金地帶,區位優勢顯著。“選擇蘭州為基地,開辟航空貨運通道,既最大限度減少了從浙江、廣東等貨物產地的集貨半徑,又靠近南亞消費市場。近年來,甘肅省大力推動甘肅(蘭州)國際陸港和蘭州中川國際機場航空港相互聯動,為航線開辟提供了有力的政策保障。”程琳說。

    2019年,甘肅(蘭州)國際陸港、甘肅口岸物流有限責任公司、蘭州新區、瀾湄航空集團等政府部門和企業多方協作,開通全貨機航線。至當年年底,共執行6個班次,運輸貨物總重量110噸,占2019年蘭州全貨機進出口貨物吞吐量的34%,實現進出口總貨值620多萬元,貨物載運率均在95%以上。

    甘肅(蘭州)國際陸港管委會主任李建亮表示,此次全貨機的測試成功,促進了甘肅陸港空港聯動,也有助于甘肅建立多式聯運交通物流體系,對甘肅加快國際航空樞紐建設,打造“空中絲綢之路”,引入和培育各類運營主體、助力臨空經濟區建設有很好的帶動作用。

    但在當時,由于中國與巴基斯坦兩國經濟社會發展程度存在不小差異,蘭州飛往拉合爾的包機滿載貨物,拉合爾至蘭州的包機則大量空駛,造成極大的貨運資源浪費。提高運載效率,開拓新的貨運航線被提上日程。

    位于柬埔寨金邊的瀾湄航空是蘭州至拉合爾航線運營的合作方之一。柬埔寨所在的東盟地區生產的熱帶水果、冰鮮海產等,是國內尤其是西北地區大量需求的產品。

    2020年10月30日,由柬埔寨金邊起飛的客改貨飛機裝載著18噸芒果干運抵蘭州中川國際機場,貨物卸載后,重新裝載18.6噸百貨產品,從該機場飛向巴基斯坦拉合爾,兩個航班同日一進一出,標志著“東盟—蘭州—南亞”航空貨運通道順利開通。

    由此,一條更加優化,串聯起中國、南亞、東盟的貨運航線逐漸清晰:將蘭州至拉合爾的航線,延伸至金邊,形成了“蘭州—拉合爾—金邊—蘭州”的閉環貨運航線。

    “陸空聯動”優勢突出

    蘭州地處全國城鎮體系9大綜合交通樞紐、21個物流節點、18個鐵路集裝箱中心站之列,區位優勢明顯。2016年,國家口岸管理辦公室批復蘭州鐵路口岸對外開放,成為甘肅省首個鐵路開放口岸。

    《環球》雜志記者采訪了解到,早在南亞貨運航線開通以前,甘肅省就通過開行國際班列,讓既不臨海、也不沿邊的內陸地區外貿有了便捷的通道。如今,甘肅省向西、向南分別形成了成熟穩定的中亞、中歐、南亞、“陸海新通道”四大國際貿易大通道,且建成了蘭州、武威、天水三大國際陸港和蘭州、敦煌、嘉峪關三大國際空港,這些已成為甘肅乃至整個西北地區對外開放的重要平臺。

    在眾多開行的國際班列中,以公鐵聯運方式運行的南亞公鐵聯運班列,被認為是甘肅最具特色的國際班列。

    2016年,蘭州至尼泊爾加德滿都公鐵聯運班列順利開行,廣東、浙江等地生產的家電、服裝等產品以及青海、甘肅的化工產品經組裝后,先通過鐵路運輸至西藏,再通過汽車運輸,經西藏樟木、基隆等口岸出境,最終運抵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成為國內最早開行的南亞公鐵聯運班列。

    2018年,蘭州開通至巴基斯坦伊斯蘭堡的南亞公鐵聯運班列,班列從蘭州始發,由鐵路運輸至喀什綜合保稅區,繼而轉為公路運輸,經紅其拉甫口岸出境,最終抵達伊斯蘭堡。行程全長4500公里,用時13天,比原來通過天津、青島的海運縮短近15天。這是甘肅打通的第二條通往南亞地區的國際貨運通道,對打造“中巴經濟走廊”起到了實質性的推動作用。

    如今,蘭州已成為國內為數不多同時開通南亞國際班列和南亞全貨機航線的城市之一,陸上絲綢之路和空中絲綢之路互聯互動,架起了中國西北通往南亞的開放橋頭堡。

    想方設法盤活通道資源

    專家表示,隨著近年來國際局勢日趨復雜,更多向西開放的陸路和航空通道對保障國家戰略安全,以及新時期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都具有重要作用。如何進一步盤活甘肅通道資源,成為各方運營企業和政府監管部門考慮的重點。

    程琳告訴《環球》雜志記者,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2020年南亞公鐵聯運班列停運較多,航空貨運成為主要的補充方式。目前,“金邊—蘭州—拉合爾”航空貨運主要運載貨物為服裝、百貨和家電,這與南亞班列運載貨物大致相同,每個班次的貨值在200萬元人民幣左右,進口貨值約為70萬元人民幣,航空貨運高附加值的特點并沒有體現出來。

    記者采訪中了解到,除上述物品外,中國生產的手機、電腦等智能終端產品也是巴基斯坦大量進口的貨品,運載這些貨品每個班機的貨值可達1000多萬元人民幣,這將極大提升貨運效率。但由于蘭州中川機場缺少相應貨品出口資質等因素,這一出口遠景暫未實現,也成為政府部門和企業下一步爭取的重點。

    在南亞班列方面,2020年中尼專線受疫情影響,吉隆、樟木口岸一度關閉,2020年8月起限制性開放,貨物通行緩慢,班列業務暫時停運,去往南亞地區的貨物運輸工具由原來的公鐵聯運,轉為全程汽運。未來面對疫情的不確定性,南亞班列依然有停運風險。

    目前,各方提出在吉隆口岸采取集裝化吊裝過境模式出口貨物的運行方案,即采用硬質“集裝器”或柔性“噸袋”作為貨物包裝物,將貨物集裝化交給尼方,集裝化包裝物不再返回中國。

    該方案中,中尼雙方車輛、人員都不過境,且中方與尼方車輛、人員均無交叉接觸,防疫更加安全可靠。程琳介紹,這是疫情下全國首創的采用集裝化吊裝過境模式出口貨物,該方案目前正在進一步商談中。

    此外,通道的根本目的還在于吸引優質龍頭企業落地,將通道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目前,甘肅(蘭州)國際陸港、蘭州中川機場航空港范圍內均缺少優質企業,對地方經濟帶動能力欠缺,這也是今后各方重點發力方向。

    編輯:趙   倩

    責編:黃昕鵬

    主編:史 昆 

    聲明:本文已注明轉載出處,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聯系電話:0931-8688154



    • 感動 0%
    • 路過 0%
    • 高興 0%
    • 難過 0%
    • 憤怒 0%
    • 無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我要評論
    gogo全球高清大胆美女人体,youjizz,亚洲国模私拍人体gogo,亚洲成在人网站天堂 网站地图